快捷搜索:  as  88888  test  88888JyI=  888881  88888[.](,.)(  88888e360  88888%27

朱明评《黑羊与灰鹰》︱汗青与现实纵横交叉的

朱明评《黑羊与灰鹰》︱历史与现实纵横交错的

《黑羊与灰鹰》(全三册),[英] 丽贝卡·韦斯特著,向洪全、夏娟、陈丹杰译,三辉图书│中信出书团体·见地城邦2019年4月出书,1131页,178.00元

2018年底,从塞尔维亚独立了十年的科索沃正式公布组开国防军;2019年头,马其顿共和国宣称将国名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这些新闻让人遐想起二十年前产生在巴尔干半岛上因南斯拉夫溃散而产生的一系列战争和暴行。也正是在谁人时期,亨廷顿推出了“文明斗嘴论”,预言暗斗之争和意识形态之分将被文明之间的斗嘴所代替。二十年后的本日,巴尔干依然处于动荡不安之中,甚至一百年前导致一战发作的的萨拉热窝事件和六百年前抵御奥斯曼帝国入侵的科索沃战役的影象还时时浮出水面,提醒人们所有这些事件冥冥之中存在着某种关联性。

对巴尔干问题来源的探讨始终没有遏制过。三十年前,南斯拉夫内战前夕,美国记者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D. Kaplan)深入巴尔干半岛,举办了遍及而细致的游记式报道;八十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国作家丽贝卡·韦斯特(Rebecca West,1892-1983)游历巴尔干西部,完成了厚厚一部布满了汗青追忆和现实思索的游记。它们都是对巴尔干的思考,涉及其已往、当下和将来。2018年和2019年,这两部经典的游记作品又先后被翻译成了中文,反应出中国的视野正在面向全球,眷注扩大到包罗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

丽贝卡·韦斯特是英国著名女性作家,也是一个履行女权主义的游记作家和记者,二十世纪中叶,她凭借本身的文学成绩得到英国和美国的国度级荣誉。这本《黑羊与灰鹰》成为著作等身的她的代表作,对后裔影响甚大。罗伯特·卡普兰正是被此书引发了摸索巴尔干的好奇心,将之奉为观光时随身不离的圣经,并在该书出书整整半个世纪后,写成了一本雷同续篇的作品——《巴尔干两千年》。

朱明评《黑羊与灰鹰》︱历史与现实纵横交错的

《巴尔干两千年:穿越汗青的鬼魂》,[美]罗伯特·D.卡普兰著,赵秀福译,北京大学出书社2018年9月出书

《黑羊与灰鹰》中文版一共三卷,长达一千多页,是一本很是厚重的作品。很好奇卡普兰是如何可以或许做到在观光中将这么厚的一套书跬步不离地放在身边的。但也正是如此具体的描写和记叙,才气够让人对巴尔干发生身临其境的感觉,在作者详尽到如同絮叨的伴随中,深入巴尔干举办掘地三尺般的考查。与卡普兰的书对比,韦斯特的著作显得略为纷庞杂杂,言无不尽,各抒己见,这必然水平上浮现了英国作品与美国作品的气势气魄差别,或者也是女性作家的敏感特质所致。其实,该书也可以被看作一部关于巴尔干半岛的人类学意义上的“民族志”,作者通过学者般的深入体察和女性的细腻感觉,做出了一份详尽的郊野观测。尚有一个差异,那就是卡普兰的书范畴包围整个巴尔干半岛,而韦斯特的书则会合于巴尔干半岛的西半部门,聚焦于以塞尔维亚为主的南斯拉夫国度体傍边。在局限上,假如说两部书有什么相似之处,那就是都浮现了世界性帝国的常识分子的全球视野和现实眷注,他们所提供的常识产物反应了帝国的全球目光,并为帝国的决定提供很好的警惕。

为什么要写这么一本厚重的书,按照韦斯特的说法,全部都是由于一个关于刺杀的新闻:1934年南斯拉夫国王亚历山大一世在法国南部的马赛港被刺杀,凶手是墨索里尼。这个新闻一下子打开了韦斯特的影象的闸门,她五岁时奥匈帝国皇后伊丽莎白被刺杀,她十岁时塞尔维亚王国国王被刺杀,她二十一岁时奥匈王储费迪南在萨拉热窝被刺杀……这些事件都源出于东南欧的巴尔干,并且必然水平上环环相扣,尤其是与她本身的运气息息相关,但令她抓狂的是,她对这个处所竟一无所知。于是,便有了这次巴尔干西部的深度之旅。

在韦斯特看来,假如伊丽莎白皇后不被刺杀,也许可以或许辅佐奥匈帝国办理斯拉夫人的问题,假如塞尔维亚国王不被刺杀,就不会有继位的卡拉乔治维奇王朝的崛起和扩张,就不会导致奥匈帝国的担忧和费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塞尔维亚人刺杀,也就不会有第一次世界大战。而南斯拉夫国王1934年被墨索里尼派人刺杀,又会将她和欧洲的运气引向何方?这是韦斯特体贴的问题,办理这个问题是她前往巴尔干观光的初志。因此,韦斯特在整本书中都在不绝地拷问汗青,追寻内地近况的源头,通过追忆汗青、路上见闻、对话和访谈摸索办理时代困难的谜底,寻找开启将来的钥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