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88888  test  88888JyI=  888881  88888[.](,.)(  88888%27  88888e360

大宋少年志第1-42集全集剧情 大宋少年志第37~38集最新剧情介(2)

大宋少年志第1~42集全集分集剧情

大宋少年志第1集

宋庆积年间,夏军加害大宋疆域,两边在祁川寨展开惨烈的战争,那一战大宋士兵险些全军淹没,大宋无力匹敌,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停战协议。最近两年看似两国相安无事,但暗潮澎湃。

祁川寨一战固然已经已往了两年,但工作并未平息。当年认真议定和书的樊宰执因涉嫌私改文书被问罪。八十万禁军都头梁竹衔命搜查樊宰执家将元伯鳍家,意欲找出樊宰执政一党和夏人勾搭的证据。面临溺死之灾,元伯鳍一脸镇定,任凭梁竹如何搬弄,就是不愿脱手。梁竹震怒,命手下人鞭打元伯鳍。元伯鳍点水不漏,梁竹不愿善罢甘休,一心想找出元伯鳍的软肋,得知他有位庶出的弟弟元仲辛在太学院读书,便带着人马赶至太学院。

元仲辛正和一帮学生聚众打赌,听到敲门声,误觉得学官查房,其他学生吓得落荒而逃,唯独同宿舍的王宽很是淡定地坐在一旁看书,而元仲辛慌匆忙忙歼灭证据。梁竹不知他们二人的身份,元仲辛存心否定本身的身份,却被王宽戳穿。梁竹将元仲辛,王宽以奉张学官之命监督元仲辛为来由随着他们,一直到梁竹的私宅。元仲辛被带进去,看到体无完肤的元伯鳍吃了一惊。但当他转过身看到梁竹,就装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梁竹想从元仲辛口中找出元伯鳍勾搭夏人的证据,谁知元仲辛竟然主动说共同他假造伪证来诬陷元伯鳍,只要能治他极刑,他就可以担任元家家业。元仲辛俨然一副恶棍面目,反而让梁竹反感,将他赶了出去。

王宽一直在外面等着元仲辛,看到他平安无事,便带着他回太学院。张学官正在院子里等着他们,看到他二人回来,便公布太学院已经将元仲辛逐出,让他带着行李分开。元仲辛滑头,那边肯等闲就范,存心耍赖,和张学官在推拉中,冒充晕倒。王宽追问张学官逐出元仲辛的原因。张学官支支吾吾,被逼得不耐心,只能汇报他。此刻樊宰执失势,太学院已经容不下元仲辛。王宽是个认死理的人,他以为这件事不公正。元仲辛知道局面已去,收拾肩负筹备分开,王宽知道他和元伯鳍兄弟情深,元伯鳍被抓,他毫不会袖手傍观,必然会想尽步伐去救元伯鳍。王宽凭本身的直觉,以为这内里错综巨大,抉择助他一臂之力。

元仲辛不想牵连王宽,无奈王宽性情执拗,这时房顶上溘然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该女子扔下一幅请帖,邀请元仲辛晚上去新开的欢楼一聚,商议营救元伯鳍的步伐。元仲辛和王宽按照请帖上的地点找到欢楼,发明这里已经疏弃很多,以为透着离奇。当两人到了夜间再来时,这里竟然面目一新,加倍离奇。请帖上说明只邀请元仲辛一人,王宽只能看着他一人进去。王宽担忧元仲辛的安危,于是揭竿而起,翻墙而入,当他跳下来时碰着欢楼的女人小景。小景和人赌博,吹捧本身擅长舞蹈,今晚需要上台演出,而基础不会跳舞的她愁容满面。王抚慰藉她极力就行。

元仲辛进了欢楼,看到这里并没有喧嚣的人群,只有一宝贵令郎已经喝得酩酊烂醉陶醉。元仲辛淡定地入座,喝酒用饭,没有一丝忙乱。这时醉倒的那宝贵令郎溘然醒来,叫喊着无趣,没有歌舞,也没有女人奉陪。看到元仲辛进来,便相互先容,本来他正在当今殿前太尉韦卓然的令郎韦衙内。两人等得心焦,这时王宽进来了。王宽和韦衙内领会,只不外两人性情秉性差异,韦衙内吃喝玩乐样样能干,平时专爱拈花惹草。而王宽少大哥成,专注学业。三人还没来得及详谈,小景带着一群舞女上台演出。小景真的不善于舞蹈,连鼓点都找不到。三人看了她的演出不禁越发以为离奇。小景委曲跳了一段便走开了,到台下邀请元仲辛到楼上包间。

韦衙内何时受过冷遇,闹着也要上去,小景无法应对,只能将他三人都带上包间。小景将他们安置好后,便分开了。韦衙内看中了小景,提醒王宽不要和他争抢。梁竹一心想见地一下元伯鳍的剑法,无奈他软的硬的都不吃,任凭梁竹使劲幻术,就是不愿动手。梁竹溘然提到了梁寻,元伯鳍波涛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消息,梁寻在祁川寨一战顶用本身的身体呵护他,最后被夏军刺死,而梁寻竟然是梁竹的亲弟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