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88888  as  88888[.](,.)(  888881  88888%27  88888JyI=  88888e360  88888!(()

整风时毛泽东:宗派主义是王明 履历主义是周恩

焦点提示:康生讲话后,毛讲话说有两个宗派,教条宗派是指王明等人,履历宗派指不是从莫斯科返来的周恩来。毛要求他们:不要像《西游记》中的鲤鱼精,吃了唐僧的经,打一下,吐一字。只有内力、外力相助,整风才会有成效。

整风时毛泽东:宗派主义是王明 经历主义是周恩

本文摘自:《书屋》2000年第04期,作者:单世联,原题:《近间隔的调查》

毛泽东善做文章,喜欢在文武两条战线上与蒋介石斗,因而在他的“英雄时期”,也陪伴着几个会做文章的秘书,像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等等。晚年他仍然重用演员身世的江青和写文章发迹的张春桥、姚文元,但在他的秘书中,却只有张玉凤这样“收收发发”的人物了。

胡乔木晚年组织一些人以本身的经验为线索,以毛泽东为中心写作回想录,回首四、五十年月毛泽东的思想和决定。他自称这本书要像薄一波的《若干重大决定与事件的回首》一样,具有汗青性和思想性。一九九三年,胡归天,未完成的书稿由人民出书社一九九四年出书,取名《胡乔木回想毛泽东》。

四整风的压力

一九四一年九月的政治局扩大集会会议是整风举动的开始,毛在陈诉中没有点名地归纳综合批驳了王明蹊径的主要错误,张闻天、博古、王稼祥、李维汉等等都作了至少一次的检修,他们都认可一九三二至一九三五年间中央蹊径的错误,但对王明团体崛起的六届四中全会有差异观点,尚有人认为它根基正确,王明顶得还很锋利,“各说各的,没有统一思想。”(P199)毛泽东的目标没有到达。一九四二年二月二十一日,他在给周恩来的电报中说:“政治局在去年十月间曾详尽检修了已往蹊径问题,一致认为四中全会至九一八中央蹊径根基上是正确的,但有好几个严重原则错误。”(P232)──毛泽东不会认为四中全会的蹊径是根基正确的,但仍要说“一致认为”,表白他还得牵就一些,表白整风还需加温。

毛有的是步伐贯彻本身的意志。会上有异议,就先停下来,在会外下工夫:

──从头表明汗青。会后即创立汗青清算委员会,从汗青上证明王明等人一贯错误,总结出党内蹊径斗争的纪律;

──从头组织步队。其时的政治局和书记处是王明的人居多,毛必需成立本身的班底。一是重组书记随处理惩罚中央日常事情,集会会议后期,毛即要刘少奇从华中回延安,对刘的一路行程暗示了无微不至的眷注。刘回延安后不久即成为仅次于毛的书记处第二把手、总学委副主任,鞍前马后地为毛泽东效力;原来一九四一年九月已创立了以毛为组长的高级进修组,但其时录用的副组长王稼祥恰恰是毛要清理出局的人物,所以一九四二年六月十二日从头创立中央总学委,就由康生出任副主任。后期整风由毛、刘、康紧紧节制;

──以组织清洗共同思想清理。整风进修是一种招呼,真正有力的吓唬照旧组织清洗。一九四二年六月,毛说延安处处都有“潜伏的暴徒”;八月八日,又说中央党校已挖出二百五十个特务,预计还不止,“恐怕是二百五十到三百五十的数目”;而行政学院,“除一小我私家以外,教员、职员全部是特务”,“学生中许多是特务,恐怕是过半数”(拜见杨奎松《恩恩仇怨》P153,江西人民出书社,1999年)。教员和学生本不是整风的主要工具,广泛延安的可怕是整风的强大的威慑力。绥德抗大分校的副校长就说过:“别人说阻挡逼供信,我们就来个信供逼。我们先‘信’,‘供’给你听,你不认可,我们就‘逼’。”(韦君宜《思痛录》P18,北京十月文艺出书社,1998)大批常识分子身世的干部都被逼认可本身是特务。在这种空气下,哪个高级干部敢不胆怯心怯、缴械投降?

因此可以在一九四三年的九月再来和王明等人计帐。

九月七日集会会议开始后,博古、林伯渠、叶剑英、朱德首先讲话,点名批驳王明在抗战初期的右倾投降蹊径,但这还不能令毛泽东满足。九月十三日,康生讲话,对前几天的集会会议提出品评,他提出三个要点:一是接洽汗青来检修王明的投降蹊径,这就要追溯到王明等人的上台,追溯到四中全会,办理四一年集会会议不能办理的问题;二是接洽实际来检修,要求受王明影响的长江局、东南局(博古、周恩来)等人起来检举;三是要自我品评,就是要服输,要本身认罪。康生讲话后,毛讲话说有两个宗派,教条宗派是指王明等人,履历宗派指不是从莫斯科返来的周恩来。毛要求他们:不要像《西游记》中的鲤鱼精,吃了唐僧的经,打一下,吐一字。只有内力、外力相助,整风才会有成效。(P29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